中医疏肝解郁养心安神治脏躁

 

“脏燥”属于现代医学“癔病”的范围,多以精神忧郁,烦躁不宁,悲忧善哭,喜怒无常等为主要临床表现。


 
        张洪洲,主任中医师,全国首届基层名中医,河北省第二届名中医,河北省中医学会会员,河北中医杂志特约编辑,从事中医临床50余年,谙熟中医经典,具有扎实的中医理论基础和临床经验,在各种临床病症治疗方面取得了良好的疗效。笔者有幸跟随学习,现分享其治疗脏躁经验供同道指正。

 
        “脏燥”属于现代医学“癔病”的范围,多以精神忧郁,烦躁不宁,悲忧善哭,喜怒无常等为主要临床表现。《素问·举痛论》言:“怒则气上,喜则气缓,悲则气消,恐则气下,思则气结。……喜则气和志达,荣卫通利,故气缓矣。悲则心系急,肺布叶举,而上焦不通,荣卫不散,热气在中,故气消矣。思则心有所存,神有所归,正气留而不行,故气结矣。……”《灵枢·本神》曰:“心藏神,脉舍神,心气虚则悲,实则笑不休。”《灵枢·口问》曰:“心者,五脏六腑之主也;……悲哀忧愁则心动,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。”因心为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,能影响人的精神、意识、思维活动,故心血不足,心失所养,神无所依而发脏燥。


       古代文献中有明确的脏躁症记载,《金匮要略·妇人杂病篇》:“妇人脏燥,喜悲伤欲哭,象如神灵所作,数欠伸,甘麦大枣汤主之”。尤在泾《金匮要略·心典》云“血虚脏燥,则内火扰而神不宁,悲伤欲哭,有如神灵,而实为虚病……”。吴谦在《医宗金鉴》中注云:“脏,心脏也,心静则神藏,若为七情所伤,则心不得静,而神躁扰不宁也,故喜悲伤欲哭,是神不能主情也,象如神灵所凭,时心不能明神也。即今之失志,癫狂病也。数欠伸,喝欠也,喝欠烦闷,肝之病也,母能令子实,故证及也。”可见其病机主要是由于情志不舒,肝郁化火,伤阴耗液,或思虑过多,夜耗营血,心脾两伤,以致营阴不足,心神失养,躁扰不宁。

 
        张洪洲总结前人对脏燥症病因病机的认识,通过长期临床经验积累,认为该病主要是由于七情所伤,郁而化热,热耗阴血,心阴受损,心神无主,心神失养所致。治疗应以育阴清热,疏肝解郁,养心安神为法。《临证指南医案》指出“郁证全在病者能移情易性”情志疗法的观点。本病与精神状况和情志刺激有关,治疗时要指导病人正确对待病情,鼓励他们保持心情舒畅,保证充足睡眠,可提高疗效和防止病情复发。

 
        郭某某,女,58岁,2019年12月4日初诊。主诉:彻夜不寐,悲伤欲哭,不思饮食半月。患者半月前因逢家庭变故,悲忧交加,思虑过多,出现头部不适,欲寐不寐,悲伤欲哭,心烦意乱,精神恍惚,不思饮食,胃脘部胀满,烧灼感,口干苦,舌质暗红苔薄白,脉弦细。查血压130/96mmhg。西医诊断:癔病。中医诊断:脏躁(心神失养)。治法:育阴清热,疏肝解郁,养心安神。处方:柴胡12g,白芍10g,枳壳12g,炙甘草6g,太子参20g,麦冬20g,竹茹10g,郁金10g,菖蒲10g,远志10g,合欢花20g,夜交藤20g,黄连6g,肉桂3g。

 
        二诊(2019年12月10日):患者诉精神状态好转,夜间可有三小时睡眠,仍胡思乱想,纳差,有时食后烧心,反酸,在原方基础上加生姜9g,吴茱萸12g,续服7剂。随访患者症状基本缓解。

 
        按患者因家庭变故,肝气郁结,横逆犯脾,致肝脾不和;忧思伤脾,思则气结,既可导致气郁生痰,又可因生化无源,气血不足,而形成心神失养之证。柴胡升发少阳清气,疏肝解郁,枳实理气解郁,泄热破结,一升一降,加强舒畅气机之功,佐郁金以疏肝达郁;白芍敛阴养血柔肝;菖蒲、合欢花、夜交藤养心安神活络;太子参补心气,益心阴,麦冬、竹茹清心除烦;《慎斋遗书》指出“欲补心者须实肾,使肾得升;欲补肾者须宁心,使心得降”,黄连入心,肉桂入肾,二者合用,水火既济,交通心肾,使阴阳平和。二诊加吴茱萸制酸止痛,生姜温胃止呕。综合全方,共奏疏肝解郁,安神定志之功。(作者:河北省邯郸市馆陶县中医医院 张洪洲 魏立亚 张小雷)

 
 

本站信息仅供参考 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

本站如有转载或引用文章涉及版权问题 请速与我们联系

邮箱:ijunzi#163.com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ijunzi.cn/zhongyixue/yianxinde/2020/0702/187.html